德育園地

家長學校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德育園地 > 家長學校

【家庭教育】用心架起溝通的橋梁——讀龍應台作品有感

作者:C1719班梁靜旖爸爸 梁馭骁  文章來源: 教育處  發布時間: 2019-07-10 11:36:34  點擊數:

作爲一個理工男,我並不喜歡散文,但龍應台的散文卻是個例外。她那篇《目送》中經典的詞句曾撞擊過我的心靈:“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文字中營造出兩代人離別的場景總是令人傷懷。

在妻子的推薦下,我又讀了《親愛的安德烈》。這是龍應台與兒子安德烈用三年時間互通書信的結集。安德烈十四歲的時候,龍應台離開歐洲,返回台灣,就任台北市首任文化局長。等她卸任回到兒子身邊,安德烈已是一個一米八四的十八歲小夥子,坐在桌子另一邊,有一點“冷”地看著媽媽。他們是兩代人,年齡相差三十年;他們也是兩國人,中間橫亘著中西文化。龍應台突然意識到,如果她不放空自己,從頭努力學習去認識成熟的大學生安德烈,那麽他們很有可能“就像水上浮萍一樣各自蕩開,從此天涯淡泊……”。于是他們約定用書信的方式試著彼此交流,36封家書呈現了母子兩代人心靈的碰撞以及中西文化對思想意識的影響,在信中,更多的是一種相濡以沫,對于理性、對于文明正義、對于教養的理直氣壯,通過兩種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的兩種價值觀的碰撞磨合,增強了兩代人之間的互相理解和信任,從而在“代溝”上架起一座溝通的橋梁。

我特別震撼于龍應台文中的這樣一段話:“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于喜歡,愛,不等于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爲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了。”多少父母和兒女同處一室卻無話可談,他們深愛彼此卻互不相識,他們向往接觸卻找不到橋梁,渴望表達卻沒有語言。

我的女兒梁靜旖是一個相對內向的恬靜女孩,就讀于劉美妮老師的1719班,在初中這個自我意識逐步形成的年齡階段,她不喜歡引人注目,不喜歡成爲衆目睽睽的焦點,更不會對人說三道四,溝通就是她的短板。記得剛開學沒多久,劉老師就給每個同學發了“時間本”,要學生每天都在上面記錄學習、成長感悟,家長寫寄語。開始孩子家長均無話可說,甚至對它有厭煩之感。轉機發生在第一學期期中考試之後,女兒成績或B或C,家長當然焦急萬分。但是更令人焦慮的是:孩子學了些什麽?想了些什麽?需要解決什麽困難?我們根本不甚了了。回想起過往的幾個月,我們和女兒的對話就是:學校好不?嗯!老師怎樣?好!學得怎麽樣?可以!夥食如何?還不錯……。這種一問一答的短句就在我們接她回家的車上草草收場。焦慮中我們想到了《親愛的安德烈》,溝通、理解、改善、提高是家長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必修課程!我們忽然發覺“時間本”不就像一封封傳遞信息的書信,架起了彼此溝通的橋梁嗎?從此“時間本”上每天認真記錄下女兒的作業分析、考學難點、方法總結、態度反思;也每每記錄下家長觀點、評述和鼓勵。“時間本”的利用率也越來越高,有時甚至還要附紙書寫。

有次,女兒跟著幾個同學一起看低俗玄幻的漫畫圖片,老師發現後認爲是她買來給同學觀看的,就嚴厲批評了她,女兒很委屈,但沒有申辯。我們問明了情況後就在“時間本”上向老師講清了原委,並寫下這樣一段話:“希望你第一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第二要脫離低級趣味,要想跟同學處好關系,就要以優異的成績爲班級爭更多榮譽,做更多事情來贏得他人的尊重。”一段時間之後,劉老師在“時間本”上批注:“學習有進步,也更加沉靜,棒!”

半個學期下來,女兒主科能拿A,名次也上升了幾百名。翻開孩子媽媽精心保存用過的“時間本”,龍應台的話語映入眼簾:“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爲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因爲,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和尊嚴給你快樂。”

對《親愛的安德烈》一書的品讀,對“時間本”的實踐,使我們感悟到用心就能架起一道溝通的橋梁,並在這“一書一本”中得到了啓示:

一、抛棄“上帝視角”,不要認爲你什麽都知道,溝通才發現很多你都需要知道。正如安德烈給母親的回信中所寫:“這些信,雖說是爲了要處理你的焦慮的,一旦開始,也就像‘猛獸出閘’,我們之間的異議和情緒,也都釋放出來,浮上了表面。”這段話安德烈表達了兩層意思:一是問題在你,焦慮的是你,我們要解決的是你的問題,而不是我的問題;二是我們之間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異議和情緒,真要溝通的話,它會釋放出來,請你做好准備。家長們總是認爲,自己是過來人,什麽事都明白,孩子們遇到的事,大人們都遇到過,我們有成熟的解決方案。其實,孩子們並不一定認同大人們的看法,甚至他們會認爲自己做的比大人更好。安德烈就告訴母親:“其實,有時候我覺得我寫得比你好。”態度差異是溝通的最大障礙。溝通是雙方的問題,是彼此的需要,家長更要抛棄“上帝視角”。

二、少一些目的性,回歸溝通交流的本質。溝通交流要把握好兩個原則:一是溝通交流是雙向信息發送,不是單項的,不是只服務一方的;二是溝通交流不是辯論,沒有勝負,不要強加給他人自己的價值觀。很多家長與孩子難于交流,關鍵問題在于家長總想控制溝通交流的主動權,常常是基于灌輸某種自認爲正確的價值觀念,而具有功利性、目的性。一個預設結論的溝通交流,不是真正的溝通交流,是說教。孩子們不傻,說教只會激發他們的逆反心理,他們會有強烈欲望證明:你是錯的他們才是對的,這就是孩子們試圖宣示的自我存在和價值。聊天就是聊天,重在傳遞事實信息,少一些價值評判來減緩目的性,這會是一個好的開始。結論主要靠孩子自己得出,是不是你想要的結論,就看你傳遞給孩子們什麽樣的信息作爲論據了。

三、注重交流方式,尋找到彼此舒適的交流體驗。龍應台與兒子安德烈是用書信進行交流,我們與孩子通過“時間本”進行溝通,其實質都是用寫作的方式進行溝通交流。好處在于:一是彼此平等,不會出現搶話、插話的現象,很好地維護著交流的規則和秩序;二是能夠做出完整的意志表達,不會受到語音、語速等因素的阻礙,可以經過深思熟慮;三是可以給對方思考的時間,避免因一時的情緒而誤解他人的意思,減少誤會,可以反複理解和揣摩;四是完美的紀念。

最後,我想說的是,每個孩子都有優點和缺點,不要在彼此之間用優點比缺點或者缺點比優點,也不要用優點比優點或者缺點比缺點,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有一句至理名言:上帝是公平的,他爲你關上一扇門,就一定會爲你留下一扇窗。我想說:不論是門還是窗,推開它,一定能遇見燦爛的陽光。